行行

《行行》

四八一 一日之遥(四)

上一章 介绍 下一章

雪已停了。人马未久已出了林子。这一次离开青龙谷,大概——永远也没机会回来了吧?程平靠在马车里,怔怔出神。

再行约十里,前面忽传来几分骚动。他闷闷不乐,还未在意,张庭却大是皱眉,纵骑上前,“发生什么事?”

却见他派作前哨打点今晚落足事宜的四骑回了一骑来,见了他面,脸色惶恐:“张大人,我们在前面山道看见……”

他吞了口唾沫,才接着道:“看见朱大人和夏大人……”

张庭吃了一惊,一颗心顿然提起。身后程平的帘子也掀了开来:“朱大人和夏大人?他们也出来了?”

那人面上尽是惧色:“朱大人和夏大人,不知受了何人暗算,倒在山道上……”

“什么?”程平大为震惊。张庭不觉脱口:“可还有气?”

“夏大人昏迷不醒,幸还有气在,可朱大人……”那人嗫嚅不敢言语。

“快带路。张大人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程平急道。

张庭不好拂逆:“殿下稍安,下官先去探看。”心中却极忐忑。拓跋孤竟未能将两人尽数赶灭?也不知他们如何绕到了青龙谷外,不过听起来即便未死,亦是重伤,想来在能说出些什么之前,自己尽有机会让他们闭口。

他尽速赶至前面山道,果见雪地之中夏琰、朱雀一动不动,双目紧闭。即便已然倒下,夏琰仍保持着负住朱雀的姿势——此地已近了徽州,再有不足一里便是官道,张庭料想他一路负着朱雀飞逃出来,可究竟还是伤重难支。

他矮身查看,随即抬头看了看四周。周围只有几个亲信——朱雀已是气绝,夏琰呼吸虽在,可他只消稍动手脚,便能令他亦变得同朱雀一样——左右夏琰此际也是遍体鳞伤,多一处少一处,想来亦很难被发现端倪。

念及至此,他右手紧起,便待暗下杀手——指尖却在及至要害之时机伶伶一停。

——乌剑?夏琰怀里抱着的那件兵刃,若他看得不错,竟好像——又是乌剑!一年半之前,在徽州的顾宅,彼时还是“顾君黎”的夏琰就曾仗恃乌剑,要挟得他撤退,此事他记忆犹新。张庭虽不怕得罪人,却也惜命,至少还不敢将自己的性命置于凌厉的威胁之下,今日看来,似乎又与那日是一样光景?

他面色沉峻。不,今日之情形,与那日又如何同日而语——凌厉若是偏帮了夏琰,怕是连拓跋孤都放不过他,况夏琰伤重至此,就算死了,凌厉又如何得知是自己的手脚——又如何能当真来向自己寻仇?

可这般一停顿,已听身后有人道:“张大人,怎么样?”竟是程平心中忧急,令人加快赶车,近了道口之时,顾不得许多跳下车,奔将过来。

张庭手心握起,只能回过身去,令人将他挡下:“两位大人情形甚是不佳,勿要惊吓了殿下——快送殿下回车。”却不防程平原非手无缚鸡之力的王亲娇贵,况他当真要推开兵卫,也无人敢拦。

程平一目已见夏琰二人卧于雪地之中,俱是周身浴血,震惊之下哪里顾得上张庭说些什么,上前数步,扑倒去看,口中已道:“御医,快将御医叫过来!”手便要探上两人鼻息,张庭斜刺里将他手腕一拿:“殿下,成何体统!此事交由下官处理便是!”

程平将他一挣,“我让你叫御医过来!”

“殿下,”张庭却矮身下来,低低似含暗示:“殿下可别犯糊涂啊。”

“什么?”程平匆忙间抬头看他一眼,不明他意之所指。

张庭道:“今日之事,与殿下脱不了干系——殿下当真——要救他们活命?”

程平大惊拂袖:“你什么意思,张庭,莫非是你设计陷害了他们!”

“不敢不敢,下官如何能有这么大的胆子。”张庭低声道:“殿下心里清楚,打从你定要随夏大人同来这青龙谷开始,他二人今日之命便已注定——朱雀已死,你若留了夏琰的活命,他恐怕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”程平摇头道,“我……我如何可能……”

“殿下忘了,你此番要求同来,是出于谁的授意?”张庭似有所指。

程平愣怔了一下,面色忽然转白,“难道是……”

张庭道:“殿下想通了就好,眼下这两人就交给下官,殿下只当不曾见过……”

“你住口!”程平忽一把将他推开,向不远处两人喝道,“都愣着干什么!叫你们去找御医过来!”

张庭面上变色,“仪王殿下!”

“张庭!”程平霍然站起,居高临下指着他,“你有胆就将我也弄死在这,我不信你回去京城还能有命在。没这胆,你就让开!”

张庭一时说不出话,面色难看至极,勉强冷笑道:“殿下这说的什么话,只是……只是若给夏大人醒来……只怕他放不过下官,除非……”

程平明白他意思,按捺心气:“张大人放心,只消能救他活来,今日之事,我定不在他面前说起——张大人自然是为了保护我才连夜带人离开,他又如何来怪你?”

张庭心衡摇动,犹豫了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大队伍已在不远处停了,两个手下见状连忙寻了御医过来。因着程平乃是亲王,平素身体又差些,大冬天的出行当然派了御医随行,一路他倒是没出岔子,反是这会儿派上了用场。

御医一番忙活,才来回禀程平,说是夏琰内伤似无大碍,只是外伤严重,失血过多以至脱力难继,如今在外,虽有些急用之药,但瞧这伤处狰狞,单以药压制不住,想必是要反复煎熬,结果是好是歹,一时还判断不出。

程平令将夏琰与朱雀俱抬上车,张庭见他坚决,只得从他,劝说留御医跟车,程平可往前车里与两妃同乘,否则——他堂堂仪王却与尸体同厢,岂非大大的不妥?程平却只摇了摇头,叫张庭催队伍快行,顾自攀上车去。

马车原本宽大舒适,可一具尸体,一个重伤之人,一名御医,程平只坐在角落,黯然不语。他倒不至于怀疑御医的医术,但想这徽州一地,最好的大夫当属自己的外祖父关老大夫。只可惜——关老大夫今日在青龙谷,而程平已深知——朱雀与夏琰的杀身之祸当然与青龙教有关,那个地方,他断不可能再送夏琰回去了。

人马上了官道。他想起去年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节,朱雀就在去往临安的路上给自己疗治寒毒。经了这一载寒暑,他有时觉得自己的寒毒大概已经痊愈了,就连适才赏雪也未觉发寒。可此际他却觉得四肢冰冷,以至于,他将身体蜷起,蜷入身上这件华贵的裘衣,颤抖不止。

“我不知会这样……”泪从眼角滑向耳边,他不知是说与谁听,“我从没想会这样……”

--------

七百里外的江下,同一个难眠长夜。

天已沉黑,每个客栈大堂里依旧挤满了人,最漏风的酒肆也迟迟关张不得。“江南武林大会”前的最后一夜,竟是人人自危,不知到得明天早上,建康城里,又会传出谁人失踪的消息?

大概也只有沈凤鸣笃定今夜不会再有意外——因为那些意外的始作俑者,那个叫“三十”的杀手,今晚并没有杀人的心思。

不过关于今晚的预感仍然不佳。他深吸了口气,干燥的北风灌满鼻腔,将雪未雪的酸冷让他找回一些眼前的清醒——无论此刻他有多担心那个远在徽州的夏君黎,他能做的,亦只有为他在这危机四伏的金陵,保护好夏琛罢了。

“若我记得不错——马斯好像也是这一带出来的。”他开口道,“他不会与你一样——也是‘食月’的出身?”

三十站住了,看了他一看,“他不是。”

“那就是同乡——同乡的交情,可近可远。”沈凤鸣瞥着他。

三十不置可否。

“夏琰之前打听过你的下落,”沈凤鸣又道,“他对你们‘食月’很感兴趣。我与他说,我知道你在哪——其实也不过是上回听你那有几个小子说话,一个个的都像是这江下一带的口音——与马斯很有点相似,我总猜测……”

三十面上露出几丝不快,打断他:“那几个人,都不在‘食月’了。”

沈凤鸣有点吃惊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让人听出了来历,又有什么资格留在‘食月’。”三十冷冷道。

“你这就不大对了吧——还不都是因为紧张你。”沈凤鸣道,“你难道不是该庆幸,他们还顾你的死活?按这么说——你更没资格留在‘食月’,要不是你发病落到我手里——他们也不至于开口说话,叫我听出端倪。”

“‘食月’同‘黑竹’不一样,我也不必与你解释。”三十只道。

“这话越发无情无义,好歹——‘食月’落魄无着的时候,黑竹还收留了你这么久。”沈凤鸣笑了笑,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提醒你——马斯死了这么久了,过去的也都过去了,但是将来的事,谁都说不准——夏琰只要这趟从青龙谷回去,一定很快会来找你,我不管曲重生予了你什么样的命令,你做事总还是留点余地,免得将一条通路,反走成了死路。”

三十轻轻嗤了一声。“我走什么路,还不消‘凤鸣’来费心。还是说——你其实——当真那么为夏琰着想?”

“我只是怕你抢了我的生意。”沈凤鸣笑道,“夏君超是我的生意,程方愈的性命我也想要,这两个人,劳你高抬贵手,明日都别动——也是为你好不是?作为交换——你们武林大会上若要玩别的把戏,我一概不插手。”

三十喟然:“好得很,我正嫌对付程方愈麻烦。那便有劳了。”

两个人没再多说什么,离开暗巷之后,便分道扬镳,各行其路。沈凤鸣走至客栈附近,两三个杂货郎挑着几乎卖空的担子,从一爿爿哄哄热闹的酒肆出来,虽冻得瑟缩着脖子却也心满意足。纵是这样的大府,遇着如此高朋满座的机会,也不是那么多。

这些灯火通明着的食坊店家,与那些志得意满的寻常百姓,总算令这黑暗无涯的深冬寒夜,还保留着一丝人的温度。可是——铅云低沉、波诡浪谲的建康,明日,又会比七百里外的那个地方,少一些算计与残忍吗?

沈凤鸣不知道。他推开门,绕过依旧嘈杂的大堂,走向自己的客房。青龙教的旗帜已离开了,但夏琛还没休息——断裂了的玢玉,还在扰乱着他的心神。

阅读行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叮当小说网(www.guxs.net)

上一章 列表 下一章 收藏本章

随机推荐阅读